众筹出版是凝结阅读空间的一个最好的办法
2016-12-23 16:39:42
  • 0
  • 2
  • 0

 和龑:大家上午好!我也向在座的各位志愿阅读者和官方提倡的政府主导阅读还不同,我连续参加三次这个会议了,很感动。因为我在改革开放以后,经历了两次全民阅读的历程,第一次是粉碎四人帮以后,78年到北京来念大学,那时候是书荒,什么地方排队人最多不是菜市场也不是今天办签证的地方。更不是报名培训驾校的地方,是新华书店。因为大家刚经历了,全国7亿人口只读一本书,读一本语录看两份报纸,看一个杂志。所以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六十个人我学的历史,大学本科。

当时我记得北京大学出了一个白皮书叫《中国历史参考资料汇编》25本,我们班60个人,人手一套,后来出版了,我说那个时代出版人的黄金时代,印书就是在印钞票。我们在魏公村书店天天都是人满为患,在那个书店现在好象没落了。这是第一次全民阅读高潮,完全是自发。大家许久没有吃饱饭了,阅读就是精神食粮。那时候什么书都读,现在是第二次。

这些年由政府倡导大家自发阅读是第二次,现在面临五光十色各种各样的传媒,各种各样的信息。大家就觉得应该怎样去读书?应该读什么样的书?为什么要读书?这些在座的都应该有料酒。简单的说,为什么要读书?读书就是要明白事理,知道什么叫黑白,现在不知道黑白。不知道黑白就不知道怎么去做人。不知道怎么去做人,我们这个社会的底线能有吗?所以说这个读书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二战以后两个战败国一个德国,一个日本都是从读书起始,辗转的十几年国家崛起,全民振兴。尤其是我们的吸引德国,德国人在当时发起的一个叫光彩计划,就是阅读。全民来阅读,全民来认识国家社会主义,就是纳粹,纳粹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缩写。认识纳粹对我们这个民族的损害,对人类的危害。 结果很快德国就崛起了,今天德国的情况大家都非常清楚。

由光彩计划推动了德国出版业的大发展,今天全世界最强大的出版业不是在美国是在德国,中国人熟悉的贝塔斯曼,一个集团的全年一年的产值在十年以前还是整个国家,我们五百多家出版社,包括三万家的民营出版公司和起来的总产值。而且还助推了一个最强大的,一直延续到今天将近80年一个现代印刷企业。大家知道彩色四色都是中国人在20年前开始引进,德国叫海德宝,是德国一个小城镇,那个地方孕育了现代印刷业的先驱。日本也是这样,对读书来讲,对一个民族,尤其对于我们这么一个十三亿的人,十四亿人对我们来说尤其重要。刚才我的朋友中国人不是爱读书,我是生在宁夏,我们那个地方非常落后,因为历史上的原因,有很多村下乡的年代男人很少,都是女人。那么一个落后的地方我带他们到城里去,过一个莫过膝盖的水不敢过,说那个水把淹死。当地的村民对知识是敬畏,对学问是敬畏。家里边所有的婚丧嫁娶,中国传统人是喜欢读书的,从五四以来将近一百年,把大家好多东西搞乱了。

现在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回归,去年在这个地方讲,我说大家中国人搞运动是出了名的,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种子,行为的种子。人民的种子,读书会不能搞运动,一定要让它能够持续,能够有生命力,所以我非常赞成今天提的阅读空间。我想泛泛的阅读是不行,一定要有一些办法,要有一些思考,怎样让更多的人都连到我们读书空间里边。

我在两会之前,全民阅读上有一个演讲,我讲了众筹出版,众筹出版是凝结阅读空间的一个最好的办法,我看到刚才上边有博客中国,也讲到诗歌的众筹出版。大家可以看看那个,我那篇文章发在人民出版社,他们那个网站上。我那个名字叫“全民阅读与众筹出版”。众筹出版是一个连接我们独有最好的办法。而且读书会我知道的比如说有这个大学的,有企业的。有机关的,个人都是以兴趣或者是以职业作为连接。这样的碎片一开展众筹出版的,我们这个地方众筹出版的我们的先驱,我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需求可以下来找我。这是怎样来让凝聚书友会持续的发展。

大家来这个地方听,来这个地方讲。怎样把读书会真正让它按序慢慢的走上正轨,这个办了三届了,一年比一年好。说明年有一个香港回归,这个就很好。这应该是政府做的事情,这证明民族在进步,国家在进步,国家进步的表象是小政府、大社会。咱们现在做的就是小政府大社会。所以我想读书也是这样,整合全国的力量,大家一块把这个事情做起来,这可能是在座每一位和我们今天没来的全国书友会共同的交流,谢谢!

主持人:下面一位是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先生,有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